强强联合!腾讯安全威胁情报接入聚铭网络全系产品 | 鑫森炭业| 坚守初心谋发展,打造活性炭行业标杆品牌 | 污水处理智能管控系统“司水官”:只为污水处理更简单 | 玖富数科集团与蚂蚁金服一同入选中国品牌日行业领军品牌 | 2020相信科技大典暨相信APP3.0版春季超级发布会18日于广州举行 | 用了iEnglish才明白,英语是可如此轻松“习得”的语言 | 内容至上!影视多元化将成为疫情过后观影风潮的领航员? | 美年健康宁毅:科技创新赋能,构筑数据驱动的生命科技生态 | 《纽约邮报》:在线外教成菲律宾职业潮流,51Talk计划聘用10万名菲教 |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携手阿里巴巴 正式入驻1688工业品牌站 |
 
当前位置: 新闻>曝光台>

5000多万条个人信息在“暗网”上倒卖

发布时间:2020-05-12 16:18:47  |  来源:中青在线  |  作者:   |  责任编辑:五分排列三频道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苏锦安 戴红亮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5月7日,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公布,经过4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江苏南通、如东两级公安机关突破层层技术难关,横跨8省26市,行程数十万公里,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暗网”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查获被售卖的公民个人信息数据5000多万条。

近日,这起案件被公安部列为2019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侦破的十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典型案件之一。所谓“暗网”,是利用加密传输、P2P对等网络等,为用户提供匿名的互联网信息访问的一类技术手段。“暗网”的最大特点是经过加密处理,普通浏览器和搜索引擎无法进入,且使用比特币作为交易货币,很难追查到使用者的真实身份和所处位置,受到互联网犯罪分子青睐。

2019年8月,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在日常网上巡查工作中发现,网名为“akula98”的用户在“暗网”交易平台出售公民个人信息,其中部分涉及南通如东等地市民的个人信息。

“主要是一些银行开户、手机注册等数据,查询属实,极易被诈骗等犯罪团伙利用,潜在危害严重。”网络安全技术专家、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许平楠说。

经专案组进一步侦查,南通警方发现,自2019年5月以来,“akula98”多次通过“暗网”交易平台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数量较大。

然而,“暗网”能够提供给专案组的破案线索仅仅只有一个用户名,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却无从得知,案件侦办一时陷入僵局。

在许平楠的带领下,专案组自建数据模型,通过深度研判,艰难锁定“akula98”的真实身份为浙江宁波的王某城。

9月9日晚,专案组民警将王某城抓获归案,并在其手机上成功提取到比特币交易APP以及用于储存公民个人信息数据的网盘。

据王某城交代,自己通过多种途径收集大量商家信息,并非法购买包括期货、外汇投资人等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在“暗网”交易平台上兜售。同时,他还通过“暗网”交易平台批量购买“股民”“车主”“银行”“房产”等行业的公民个人信息,转卖获利。

截至案发,王某城累计贩卖公民个人信息100余万条,非法获利折合人民币10万余元。

为逃避公安机关打击,王某城与买家、卖家交流均使用特殊软件,且以比特币结算。专案组民警日夜追踪,硬是从大量资金流水中,研判出一条买家的线索。

10月29日,这名买家在苏州昆山落网。由此,专案组也查找到了这一利用“暗网”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链条的关键一环。

经查,该买家为王某阳,长期经营期货交易平台。王某阳到案后交代,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是为了业务推广需要。

此外,王某阳不仅通过王某城购买公民个人信息,还另有渠道,购买了数百万余条涉及期货和pos机的公民个人信息。

“作为中间人,他还帮忙介绍,从中拿点’好处费’。”为主侦办此案的如东县公安局网安大队侦查中队中队长姜光程说。

根据王某阳提供的线索,专案组很快查清另一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渠道来源是年仅21岁的林某伟。11月12日,林某伟在上海落网。

据林某伟交代,其经朋友介绍认识王某阳。2018年底至案发,他将从“暗网”等非法渠道购得的350余万条银行开户、手机用户注册等数据,卖给了王某阳及其介绍的费某贵等人,非法牟利70余万元。

从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中,专案组意识到他们身后还有庞大的个人数据信息倒卖网络,“暗网”俨然成为犯罪嫌疑人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的集散地。案情重大,该案随后被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随后,专案组发现王某阳加入的某聊天工具群组,当群成员缴纳费用后,群主将一对一教授如何进入“暗网”进行交易。

而林某伟的另一“暗网”渠道则是某网络公司的安全工程师贺某。至此,这一以暗网、私密交流软件等为交易、交流平台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产利益链完全浮出水面。

2019年11月26日,专案组赶赴湖北武汉抓获犯罪嫌疑人贺某。日常工作中,贺某就能收集到一些公民个人信息,很快手头上积累了一批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加之其熟知“暗网”,于是通过“暗网”或熟人介绍,对外出售牟利,买家遍布全国各地。去年12月,专案组抽调30余名警力,成立6个抓捕组,先后赴湖北、黑龙江、上海、广东等8省26市,对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下线进行集中收网。

截至今年1月,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27名,查获被贩卖的各类公民个人信息数据多达5000多万条。

今年33岁的费某贵,在昆山经营一家公司,主要代理各支付公司的POS机刷卡业务。为推销业务。经王某阳介绍,费某贵从林某伟处购得350万条POS机刷卡消费数据,并分发给业务员进行有针对性的电话推销,客户购买POS机并刷卡消费的,支付公司再“分红”给费某贵。

“买家有庞大需求,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这一网络黑产的发展。”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张建说,大多数买家与费某贵的目的类似,主要将这些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用于各类广告的精准投放和业务推广,同时又继续通过“暗网”交易平台出售自己手中的公民个人信息。

“这就容易成为其他网络犯罪的’帮凶’。”张建说,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极具社会危害性,必须严厉打击。同时,广大群众应文明绿色上网,注重提升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意识,防止个人信息在不经意间泄露出去。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深挖中,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已移交当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